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河北养元成长壮大的“密码”
(一)把握改革开放的时代大势,实现三次跨越。河北养元是一家有故事的企业。它诞生于改革开放的第二个“黄金十年”,一改而生、二改而兴、三改而强,其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大戏”。
 
1、从“三产”到“名门”,划转而生。公司前身是衡水电力局的三产企业。1997年成立后,“电老大”跨界卖饮料并不成功,公司连年亏损,到1999年拖欠银行900万元,资不抵债,濒临破产,成为衡水电力系统的沉重包袱。在电力系统主动求援之下,衡水市政府负责工业的领导同志从改革发展大局出发,经过深入调研、深思熟虑后,果断出手,在全市范围内精心为其筛选“婆家”,按照“先代管、后合并”“无形资产盘活有形资产”的方式,将其划转到“行业属性相近”“销售渠道相通”的衡水老白干集团旗下,为陷入绝境的河北养元开辟出了一条生路。“新婆家”老白干集团输入管理、输入人才、输入技术,河北养元起死回生。2003年底,公司营业收入突破1000万元,收获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一笔利润。养元人回忆这段历程深有体会:没有当时衡水市政府领导果断决策播下的这颗“种子”,就没有今天的养元“参天大树”。
 
2、从国有到民营,改制而兴。党的十六大作出“继续调整国有经济的布局和结构”“进一步放开搞活国有中小企业”的部署。以此为标志,国有企业改革进入新阶段。按照国家政策,河北养元由于经营业务属于“一般性竞争领域”且在老白干集团属于“辅业”,被列为市直系统改制试点企业。2005年12月,企业负责人姚奎章动员94名员工中的58人尽其所能,出资买断国有产权。成功改制使河北养元成为产权清晰的民营股份制企业,也使每一个员工都与企业发展休戚与共。谁也不会想到,当初仅拿出一个月工资入股的司机、门卫、花木工人,如今已个个成为身家千万的“富翁”。如果说划转救活了河北养元,那么改制则解放了河北养元,让企业成为更加灵活、更有效率的市场主体,进入加速发展轨道。改制仅仅一年,企业营业收入就突破6000万元,较2005年增长72.4%。从此,河北养元踏上南征北战、全国布局的新征途。
 
3、从望市到上市,“深改”而强。改制之后,经过6年励精图治、快速发展,养元人将目标瞄到上市上。明明账上趴着几十亿元,“不差钱”的河北养元,为什么还要上市?面对社会疑问,养元人认为,以上市倒逼企业制度完善,通过资本市场的监督让企业运行更规范,才是长久生存的保障。从2009年开始,河北养元开启了上市的漫漫“长征路”。2011年因商标不合规申请失败后,河北养元“变不可能为可能”,突破数字(六)和种类(核桃)的商标命名限制,成功注册“六个核桃”商标。2015年以来,面对形势和需求变化,企业主动调整产品结构,构建单品下的产品矩阵,积极探索以“互联网+”引领企业持续成长的发展战略,重新积聚爬坡过坎的势能。苦熬8年之后,2017年企业冲击IPO终获成功,2018年2月12日正式登录A股资本市场,跻身A股市值一百强。
 
(二)厚植憨严相济的文化基因,塑造精英团队。河北养元是一家具有独特文化气质的企业。“憨厚务实、严格负责、自强不息、追求永恒”的企业文化,将“憨”与“严”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特质有机结合,凝聚了一支干事创业的团队,为企业持续发展壮大提供了“心智动力”。
 
1、一个“憨严”结合的好班子。从1999年时任老白干集团董事长的张永增精选集团生产处处长姚奎章挂帅出征河北养元,到2001年姚奎章以“干点事”的名义力邀老白干“销售状元”范召林加盟,企业领导团队逐步成型。董事长姚奎章和总经理范召林均是中共党员,他们不仅有干事创业的激情,更将党建和管理相融合,把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延伸到企业生产经营管理各个方面。姚奎章憨厚朴实,虽无惊人之语,却有凝聚人心的品格魅力。范召林雷厉风行,严以掌兵,凡事追求完美,对工作中的失误和问题绝不姑息。两人一“憨”一“严”,相互补台,相得益彰,唱好了领导企业快速发展的一台“好戏”。
 
2、一种“憨严”结合的好氛围。一方面,养元人憨厚务实。倡导制度、流程尽可能简单直接,不搞形式主义;倡导团队成员关系简单,从董事长开始,河北养元上下只有职位等级,没有尊卑序列,大家和谐相处,是伙伴、是战友。另一方面,养元人严格严谨。坚持厂规厂纪是红线,谁都不能碰;他们以战略眼光将“高管子女永远不进入养元”作为硬性规章,避免了家族式管理、代际传承等弊端。正是这种“憨”“严”结合的氛围,为企业带来了强大凝聚力和执行力。
 
3、一种“憨严”结合的处世之道。河北养元的“憨”,憨在始终牢记社会责任上。他们携手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设立“六个核桃·读书慧”公益基金,捐建1141个爱心书库及配套设施,受助中小学生达到70多万名,加上扶贫等资金已累计捐款近5000万元。他们践行产业扶贫,不仅解决了数万人就业,而且带动了我国核桃主产区(半数以上为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核桃种植业发展,提高了当地核桃种植户的收入。河北养元的“严”,严在对自身的要求上。他们坚持“不让一罐不合格产品出厂”,总经理曾经亲自“抡大锤、砸次品”,砸醒了养元人,也砸下了坚守品质的硬规矩。
 
(三)撬动创新创造的黄金支点,实现行业领先。河北养元是一家敢为人先的企业。它始终保持“唯进步、不止步”的奋斗精神和“不进则退”的忧患意识,找准市场切入点,撬动创新支点,练就“看家本领”,不断激发企业成长的强大驱动力。
 
1、技术创新,造就“核桃专家”。养元人21年如一日,全心开展核桃饮品的技术创新。2005年独创了“5·3·28”生产工艺,通过5项发明专利、3个重要技术工艺环节、28道生产工序,成功解决了产品口感“涩、腻”难题,让核桃乳实现了由“小众”向“大众”的转变。2013年建立了国家重点实验室,2018年建立了院士工作站,成功研发出全核桃CET冷萃工艺,通过独创的靶向脱离工艺,实现了对核桃仁及其种皮营养的最大化利用。与北京工商大学、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等食品行业顶尖研发机构和美国杜邦丹尼斯克、美国嘉吉等全球顶级公司开展战略合作,推动了技术创新在同行业步步领先。
 
2、管理创新,推动高效运转。公司改制之初,在充分吸收老白干集团管理精髓的基础上,将原来上百页的管理规章精简为十多页的制度规范,提高了工作效率。随着发展壮大,创建了以董事会为决策层、总经理为经营管理层、各部门为执行操作层的扁平化管理模式,副总经理兼任部门经理,实现管理重心下移。建立了严格的督查机制,督查范围上至董事会决策落实下至广告牌匾摆放张贴,督查人员只对董事长、总经理负责。督查岗位是最牢固岗位,保证了企业决策的不折不扣执行落地。
 
3、营销创新,赢得市场优势。公司成立之初,面对“椰树”“露露”南北夹击的不利局面,重金聘请国内知名策划公司进行营销策划。用“农村包围城市、错位竞争”的方式站稳脚跟,实施“零风险经营承诺制”“星级助销服务制”和严格的退换货保障机制,使“要赚钱、卖养元”成为经销商的共识。2006年,开创被业界奉为典范的“大预售制”,将融资与营销合而为一,把市场由冀鲁豫渗透到京津辽晋,并于2011年跨过长江,向全国铺开。2009年实施“金商工程”,在增资扩股时吸收20名经销商成为新股东,实现了与经销商从利益共同体到事业共同体,再到命运共同体的递进打造,进一步拓宽了营销渠道。
 
(四)保持专注专守的战略定力,做强主品主业。河北养元是一家坚守战略定力的企业。面对市场形形色色的诱惑,养元人始终守住“要干什么、不干什么”的界线,踏踏实实抓主业,心无旁骛做产品,并将其深刻体现在企业经营发展战略之中。
 
1、专一核桃饮品。初次冲击IPO时,曾引来产品单一能否保持长久竞争力的质疑。但回顾河北养元发展历程,恰恰是因专制胜。2003年,河北养元年营业收入突破千万元,生存已不是问题。面对五花八门达15种之多的产品线,“做什么、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重大战略问题。养元人认为,发展战略就像扣扣子一样,从一开始就要扣好。生产核桃乳,河北养元既是第一又是唯一。随着人们的消费理念和健康意识的提高,健康营养的核桃乳饮料必将迎来广阔的市场。基于此,河北养元大刀阔斧做产品“减法”,将企业所有资源聚焦于核桃乳上,逐步明晰“专注核桃饮品、做核桃专家”的企业定位,全力打造“六个核桃”品牌,从而成功突围,以近百亿销售业绩缔造了国内植物蛋白饮料“第一大单品”的奇迹。
 
2、坚守产品品质。在原料选取上,制定了最严苛的“3.6.36”核桃采购标准(新疆、云南、太行山3大主产区,水分、色泽、口感、饱满度、粒吧度、杂质6大检测标准,36项理化指标检测);在质量控制上,引进世界领先的欧盟BRC体系,从原料到成品全程跟踪、实时监测。2018年8月,河北养元开启“品质看得见”六个核桃工厂品质之旅,所有细节首次对媒体公开展示,彰显了企业实力,赢得了消费者对品质的放心。
 
3、专注自身主业。2017年6月底,河北养元在银行的存款及理财产品总金额已高达47.4亿元。在很多企业争相进入房地产、小额信贷领域赚快钱的时候,养元人却从未动过改弦易张、圈地扩张的念头。在企业发展及全国布局基地建设过程中,有的地方政府或多次承诺为其多批土地,或主动提出优惠甚至无偿提供土地供其建设“养元大厦”,但河北养元始终坚持土地够用即可,对主业帮助不大的事不干。正是这种专守主业、不急功近利,脚踏实地实干、苦干,使其积蓄了实力、积累了口碑、积淀了持续发展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