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线下资源对二者来说都是难得的富矿
  划出一个开口向下的抛物线,万达电商似乎又回到原点。王健林打算新成立一家网络科技公司,而且会有结盟者。他宣称,对方是一家世界级网络巨头,这一计划会在未来几个月浮出水面,具体业务目标要视合作对象而定。
 
  1月29日,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同时,腾讯将推进与万达旗下网络科技集团的战略合作,万达将保持对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主导权。因此,腾讯极有可能就是王健林所谓的世界级网络巨头。
 
  破旧立新之前,尚有麻烦需要解决。现有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以下简称网科)正陷入一场大规模的裁员风波,有报道称接近70%的人要离开。
 
  听到消息的王健林震怒。2018年1月20日,他在万达集团2017年年会上表态,“网上传网科裁员6000人,网科总共就3000人,怎么可能裁掉6000人!曲德君你为什么也不出来辟辟谣?”作为网科董事长的曲德君曾在微信朋友圈称,万达网科没有倒下,局部调整是为了更快更好地发展。
 
  卷入风暴的主要是网科旗下的飞凡公司,该平台承载着万达的电商梦想。
 
  2012年12月12日,王健林与马云立下赌约,2020年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占比超过50%,王给马一个亿,否则马给王一个亿。话音未消。王健林转身着手布局电商。第二年称,赌约只是一个玩笑,并在万达电商不断加码。
 
  但是万达拥抱线上并非坦途。五年来,万达电商走得跌跌撞撞,CEO换了三茬,如果算上其他实际负责过的万达高管,掌舵人有五六位。依此计算,几乎一年一个负责人。
 
  万达没有对外公布过电商的烧钱规模,但不会是小数目。
 
  “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王健林反思道。
 
  有人、有钱、有资源,好结果却遥遥无期。万达对电商的执念,是一家传统企业面对互联网的焦虑、恐慌与期盼。万达电商的沉浮,是正在被解构的商业世界的一个典型样本。
 
  失利腾百万
 
  2014年8月29日,深圳华侨城洲际酒店。王健林、马化腾、李彦宏对着镜头,面带笑容,三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这是万达电商的高光时刻,此前和之后没有什么事较之更出彩。
 
  三方宣布,共同出资在香港注册成立一家电商公司,一期总投资额50亿元,其中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各持股15%,计划五年投资200亿。该公司就是飞凡,外界习惯称之为“腾百万”。不同于淘宝、京东,打造一个智慧生活O2O平台是飞凡的使命。马化腾当时解释,电商不完全准确,更多是利用移动互联网让线下实体经济变得更智能。
 
  实际上,当初王健林更有意与马云合作。“王老板亲自找到马老板,马老板对这个事很冷淡,不感冒。”万达电商前高管韩文保(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
 
  万达内部对阿里也有抵触。2014年,阿里与万达协商,当年3月的女生节期间搞一场大规模的线上线下活动。时任阿里COO张勇出面洽谈,万达高层允诺。后来,由于万达内部反对作罢。
 
  反对者的逻辑是:双方的商业本质相同,都是通过爆款吸引人流,高客单价变现,差别仅在于一方是实体,一方是虚拟。因此,万达和阿里是竞争关系,不应该合作。
 
  万达做电商缺的是流量和平台经验,互联网巨头是理想的合作对象。阿里不行,王健林扭头转向腾讯与百度。当时,腾讯在大力推微信支付,百度All in O2O,一百多家万达广场的线下资源对二者来说都是难得的富矿。
 
  万达电商前CEO董策告诉《中国企业家》,2014年2月,他进入万达电商以后,开始负责推进腾百万的合作,前后约7个月。三家公司都成立专门小组,有30人左右参与。王健林、马化腾和李彦宏凑在一起非常难,马化腾腰部有伤,艰难协调之后,三方选择在深圳召开发布会。
 
  万达电商一位离职高管给出另一个版本的说法:董策入职前,腾百万谈判已经开始。当时的万达电商COO马海平坚决反对与阿里合作,他有超过五年的百度工作经历,曾任百度商业拓展部总监,腾百万这个局正是由他攒成的。但三方基于战略互补,并没有多少谈判细节落地。
 
  对于万达来说,谁促成腾百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腾百万能带来什么。
 
  2015年3月3日,飞凡试运营,4个月后正式上线。以移动端为主要入口,线上线下融合,提供智慧停车、智慧餐饮、智慧购物等。这距腾百万发布已经过去大半年,关注的声音减弱,此后有关腾百万的消息也越来越少。
 
  “2014年底、2015年初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大家来往还是蛮紧密的,但慢慢就不来往了。太多太多的事变成,走着走着有人不见,走着走着事没了。”万达电商前中层张宁远(化名)感叹。他与腾讯、百度的业务部门对接过,合作方向都认可,通常技术层面做完开发,运营没有下文,牵头人也不再出现。
 
  当时,张宁远等人的工牌写着万达电商,劳动合同却是万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注册的飞凡更是一个未被广泛传播的品牌吉祥物,外界仍经常用万达电商4个字指代飞凡。
 
  “我觉得在推进速度和相互合作的规则方面不够清楚。”万达电商前中层刘立平(化名)以万达与百度的会员联合登录为例,有顶层设计,往下仍需层层审批,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阻力很大,难以执行。最后,只做成一半,百度账号可以登录飞凡,飞凡账号不能登录百度。
 
  在几位万达电商离职员工的印象中,2016年腾百万基本无人提及。万达也承认腾百万失败。
 
  2016年8月4日,飞凡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综合因素影响,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飞凡”)完全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
 
  “马云说的也对,三个和尚没水喝。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合作没做成而否定它本身的正确性,这是一种战略上的互补。”韩文保补充道。
 
  电商也不特殊
 
  万达电商起步于腾百万之前。只是此后战略持续变动,在强目标结果导向下,负责人如走马灯般被更换,甚至没有足够长时间和机会证明对错,许多项目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2012年,龚义涛成为万达电商首任CEO,他此前供职于谷歌、阿里。当时万达电商的目的很简单,面对来势汹汹的互联网,实现对万达线下商业地产保值增值。经过长时间酝酿,2013年万达电商上线万汇网,主要是服务万达广场,通过积分做会员体系。
 
  王健林对效果不满意,龚逐渐被边缘化,万达集团CIO朱战备代管万达电商。在韩文保印象中,龚义涛到点上班,下班走人,没人会去找他,他也不找别人。2014年初,龚义涛正式离职。
 
  朱代管期间,万达电商主要做智能广场,也就是万达广场的信息化。他提出过一些战术方向,比如帮助商户提升系统、做会员营销与沉淀,数据整合,但没有被很好地执行。
 
  2014年上半年,万达电商进入董策时代,万汇网被舍弃,战略方向从赋能万达广场变为赋能万达集团所有业态。推进腾百万的同时,万达电商组织了很多小分队,到万达各业务部门调研、讨论,形成方案。后来的飞凡,囊括万达所有的线下商业场景。
 
  董策给员工最深的印象是勤奋,每天很早出现在公司,晚上十一二点走。第二年6月,董策突然离职。他在给员工的信中称,“由于家人生病,我不得不回澳洲照顾。”据媒体报道,当年5月,万达集团很多高层前往北京通州万达广场,考核万达电商智能广场布局进展,现场体验很差,有不少问题。王健林非常失望,董策闪电离职。对此,董策不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