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民园体育场在2012年被拆除改造
  江苏省体育局副局长刘彤认为,解决“去哪儿健身”的问题,要围绕群众需求,推进全民健身设施建设重点项目。2015年,江苏省全省县级以上城市社区全部建成“10分钟体育健身圈”。为确保体育场馆科学开放、更好服务民众,江苏省政府发布《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管理办法》,通过立法来规范各类体育设施开放,同时每年安排5500万元专项预算,补贴100多个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江苏省体育局每年还在全省发放5000万元体育消费券,激励群众到体育场馆健身。
  赵爱国表示,为督促各体育场馆按规定对公众开放,体育总局将继续组织第三方服务机构,通过设立场馆开放监督投诉电话、明察暗访等方式,进一步加大对体育场馆开放工作的督查力度。同时探索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依托体育场馆开放管理服务信息平台构建体育场馆服务监管新模式,以推动体育场馆提高运营活力,满足群众体育健身需求。城市大型体育设施的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备受关注。日前,中央财政下达2018年公共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9.3亿元,类似的补助自2014年以来已连续4年持续下发。虽然在实际操作中有诸多困难,但是可以看到,大型体育场馆的免费或低收费开放正在发生可喜的变化。
  ↑市民在天津民园体育场内游玩。作为中国最早的体育场之一以及天津足球标志性体育场,民园体育场在2012年被拆除改造,2014年5月1日重新免费开放。
  财政部日前发布消息,中央财政下达2018年公共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9.3亿元,统筹用于大型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展基本公共体育服务项目所需支出。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对外开放离公众还有多远?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采访。
  大型体育场馆受青睐
  “高大上”的大型体育场馆若能放下身段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吸引力是巨大的。
  5月20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东三环附近的朝阳体育馆。时至周末,羽毛球馆、乒乓球馆场地呈现“一场难求”的状态。
  作为一名羽毛球爱好者,市民杨佳宁每周都来这里锻炼两三次。之所以选择这里,一是便宜,二是方便。只要打开朝阳体育馆的微信公众号,通过微信端简单操作,就能轻松完成场馆的预约和支付。他介绍,室内羽毛球馆的一个场地,平日场按每小时60元的价格收费,夜场为每小时100元,比市场上同档次商业性场馆便宜。通常杨佳宁都会凑够4至5名球友一起去运动,每人平摊下来也就20元钱左右,这个价位还是可以接受的。
  百姓健身“无处可去”与大型体育场馆结构性闲置浪费一直是推动全民健身发展的一大困局。如果普通市民眼里“高大上”的大型体育场馆能够放下身段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吸引力自然是巨大的。记者查询发现,朝阳体育馆一周之内的羽毛球晚场场地大多已被提前预定。
  2014年,国家体育总局会同财政部等部门出台关于推进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的系列政策和管理办法,并通过中央财政资金补助推动大型体育场馆更好地向公众开放,旨在提升体育场馆运营管理效益和公共体育服务水平。据统计,2014年至2017年间,中央财政已累计安排补助资金35亿元,用来推动各地体育部门所属大型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
  “出台政策的初衷,是要提高部分经营困难体育场馆的造血能力,在保障群众健身需求的同时,把大型体育场馆建设作为推动体育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健身设施处处长赵爱国说。
  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家体育总局在推动场馆运营管理改革和对外开放方面不断采取措施,进一步盘活场馆存量资源,着力破解大型体育场馆运营管理难题,体育场馆的整体开放率和服务水平都在稳步提升。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显示,我国大型体育场馆的开放率达到87.65%。
  实际操作困难不少
  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政策执行4年来,补贴范围、补贴标准、场馆运营等方面仍存不尽如人意之处。
  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对市民开放,是很多市民的愿望,也是各级政府重点推进的一项工作内容,但在实际操作中,困难不少。
  赵爱国坦言,利用财政补助推动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这项政策执行4年来,仍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比如,此前资金补助的范围严格局限于体育部门所属的大型体育场馆,而大量中小型公共体育场馆、可提供公共体育服务的市场化运营体育场馆不在补助范围内。同时,符合补助资格的体育场馆在座位数上有明确的要求,即座位数20000个(含20000个)以上的体育场、座位数3000个(含3000个)以上的体育馆、座位数1500个(含1500个)以上的游泳馆(跳水馆)。
  “资金补助范围和补助额度与座位数挂钩,导致了一些问题。一些场馆在向社会开放的过程中存在搞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等问题,刻意追求增加座位数,忽略了服务质量,导致群众满意度不高。”赵爱国说。
  目前体育场馆的开放情况与群众日常需求仍存在一定差距。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胡扬在调研时指出,体育场馆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间一般是朝九晚五,但老百姓的使用时间主要在下班后和周末。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大多数体育场馆每天要开放12至14个小时,员工工作超过8个小时就算加班。其实,很多工作人员愿意加班,但由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总额受限,年收入人均不得超过一定数额,很多体育场馆存在“加班等于白干”的情况,致使工作人员的积极性难以调动起来,影响了体育场馆对公众开放的积极性。
  运营是很多地方大型体育场馆面临的问题。一些地方盲目修建大而全的体育场馆,占地很大,装修很好,但落实到老百姓的使用上就存在各种问题,一些场馆追求“面子工程”,有的甚至背上了沉重的维护包袱,只能靠财政补贴勉强维持。
  人均体育用地少,场地分布不够均匀,单靠体育部门管辖的公共资源,也难以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健身需要。财政部公布的2018年公共体育场馆向社会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分配汇总表显示,像青岛只有1家体育场馆获得相关补助,厦门有2家,宁波4家。相比之下,经济欠发达的西部地区获得的补贴要高于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
  以综合绩效挂钩补助资金
  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将从主要看座位数量,向主要考量群众日常健身和参加体育赛事活动等开放“绩效”转变。
  针对政策执行中存在的各种弊端,赵爱国表示,国家体育总局将会同财政部研究完善有关补助政策和办法,进一步强化场馆开放绩效目标管理,完善开放绩效评价方式,建立百姓受益人数、群众性赛事举办情况与开放补助预算相挂钩的制度。
  日前,国家体育总局下发通知,就做好2018年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一个令人欣喜的改变是,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补助资金安排将从主要看座位数量,向主要考量群众日常健身和参加体育赛事活动等开放“绩效”转变。对于提供公共体育服务水平差、群众满意度低的体育场馆,以及不按总局要求在2018年公开体育场馆开放工作方案、虽公开方案但并未落实、不按要求安排使用中央补助资金的体育场馆,将不再给予补助。
  “确定补助资金时,不再主要依据之前场馆的座位数,而主要依据场馆接待人次、体育赛事和体育活动开展情况、体育培训开展情况、为群众身边的体育组织服务情况。换言之,就是看场馆的综合绩效——场馆组织老百姓开展健身活动,老百姓受益了,就可以得到补助,举办的体育赛事和体育活动、受益的老百姓数量越多,场馆获得的补助也越多。这将有效倒逼大型体育场馆更加积极开展全民健身赛事和活动,做好免费或低收费开放工作。”赵爱国说。
  未来如果把更多体育场馆纳入补助范围,总盘子不变的话,每个场馆是不是分到的补贴就少了?对此,赵爱国认为,全民健身是民生实事,推动全民健身发展,在投入上要有新突破。未来可考虑推动体育彩票公益金支持地方体育设施建设,用于社会公益事业和体育事业的发展,从而为全民健身注入新动能。
  在今年召开的2018年全国群众体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提出,要在全国推行体育场馆的“双改”工程,即改造功能、改革机制。所谓改造功能,就是增加全民健身的设施,针对目前大型场馆里只能搞大型赛事的瓶颈,应把配楼、裙楼以及附属设施改造成全民健身的设施,包括智能化设施。改革机制,就是由事业单位管理的要逐步改造成由企业来运营。